您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楼市 >
野史秘闻:乾隆皇帝究竟有没有出身民女的嫔妃
[发布时间:2017-12-11 15:46   点击数: ]

  关于 乾隆 皇帝 ,这些年总是以“风流天子”的形象出现在荧屏,关于他与汉女的故事电视剧拍了不少,一些小说也未能脱出俗套,连二月河先生的《 雍正 皇帝》《 乾隆皇帝 》都描述乾隆有两个汉女-----嫣红 英英。民间传说他有一个 汉族 妃子叫银妃。人们似乎一提到 清朝 皇帝与汉女的故事,言必称乾隆皇帝。

 

  那么乾隆皇帝究竟有没有出身民女的嫔妃?

 

  清朝的官方史料肯定颇有隐讳,而野史则多为民间谣传,不可尽信。但是我们有另外一条途径------ 明朝 和清朝给我们留下了大批的原始的未经篡改的档案,解决这个问题要从它入手。

从档案中我们可以知道,乾隆至少有两位汉族的嫔妃,一位是扬州籍的 陈氏 ,一位是苏州籍的 陆氏 。

 

  现在就让我们看一下这份档案,是来于《宫中档》,从皇宫各处收集的朱批奏折,未交内务府和军机处办理。缘由是乾隆四十三年夏天,有一位名字叫做陈济的人自称“国舅”,找到总管内务府大臣福隆安,说自己是明贵人的兄长,因为生活艰难,求内务府赏个差使。而福隆安知道宫中有明贵人其人,认定此事八成属实,于是上奏乾隆皇帝。乾隆命福隆安将旨意密谕两淮盐政伊龄阿,扬关监督寅著。此外他又想起宫中还有一个苏州的陆常在,于是又传谕苏州织造舒文。现在将这份档案全文转载如下:

 

  “奴才寅著奏:乾隆四十三年七月初六日接领侍卫内大臣,总管内务府大臣,尚书 公福隆安传谕:本年六月二十八日奉上谕:‘据福隆安奏:有明贵人之兄陈济来京,具呈恳求当差,看来此人系不安行之人,若驱令回籍,不免招摇生事之语。当令内务府大臣酌量将陈济留京赏给差使安插,不许在外生事,并询知其家属现在扬州伊岳母处,伊既已留京,家属不便仍居原籍,著交伊龄阿即行查明,遇便送京,交福隆安办理。再据陈济称,尚有伊兄在扬关管事,今陈济来京具呈,伊兄自必与闻,安知不借此名色在彼多事,亦未可定,朕于宫眷亲属管束极严,从不容其在外滋事。恐伊等不知谨饬,妄欲以国戚自居,则大不可。

 

  凡嫔妃之家尚不能称为戚畹,即实系后族,朕亦不肯稍为假借,况若辈乎?着传谕伊龄阿,如陈济之兄在扬尚属安静,不妨仍令其在关管事,如有不安本分及借端生事之处,即当退其管关,交地方官严加管束,不得稍为姑容,致令在外生事,至四十五年胗巡幸江浙,不可令此等人沿途接驾,混行乞恩,又陆常在系苏州籍贯,其有无亲属人等,亦当详悉查明,严加管束,四十五年南巡亦不可令其接驾乞恩,并传谕舒文照此办理……”

 

  乾隆四十三年七月初十日

  从这份档案我们明显可以知道,陈氏和陆氏都是地道的江南女子,并非旗人。乾隆有没有汉族的嫔妃就可以通过档案真相大白了。这里也可以知道她们的家庭并不富裕,不过一般家庭而已。还有乾隆对其家属给予极大关注,生恐其“在外生事”,这和清朝吸取前朝教训,对外戚严加管理的政策造成的。

  无独有偶,还有另外一份奏折,关于陆氏的,转载如下

  “苏州织造普福

  奏报令交管束欺诈之人折

  常熟县人陆云翼船到门口,自称系陆娘娘之叔求见……

  朱批:应即密传旨交彼严加管束,毋令滋事,亦不必张扬,若伊再不安静,竟差人押进京交内府。”

  这份档案同样表明陆氏是江南女子,其在奏折上出现同样因为家属“不安本分”造成的。

 

  关于她们,《清东陵大观》记载的最为详细

 

  “芳妃,陈氏,陈廷纶之女,生年不详,生辰为九月二十四日。乾隆三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新封明常在;四十年晋明贵人;五十九年十月二十二日,由大臣恭拟了贵人陈氏晋封嫔的字样,乾隆帝在‘茂 翎 芳’三个字中选了‘芳’字,明贵人即晋封芳嫔。 嘉庆 三年十月,嘉庆帝奉太上皇乾隆帝敕旨,尊芳嫔为芳妃。嘉庆六年八月三十日芳妃薨,十一月二十七日葬裕妃园寝。”

 

  “陆氏,生年不详,生辰为九月二十三日,乾隆二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新封禄常在,四十年时为禄贵人,五十三年十二月十八日陆贵人葬 纯惠皇贵妃 园寝”

  另外,本人想说明的是根据朝鲜史料记载乾隆的第二个皇后被废是因为她要阻止乾隆纳一个妃子,而陈氏入宫时间正好巧合,所以有学者就说那个妃子可能就是陈氏。不过从上面记载来看,陆氏入宫要早,但是去世也早,最终只是贵人。而陈氏入宫时间略晚,但是最后封号为“妃”,如果乾隆废后原因真是由她而起,那么乾隆是相当对的起她了,不过她封妃已经距离乾隆去世不远了,而且还应该考虑乾隆年间满洲议政王大臣会议已经裁撤,王公贵族对皇帝私人事务干涉下降和乾隆身边的满洲主要嫔妃都已过世。像电视剧那样皇帝遇到一个女子进宫就封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关于陈氏晋封为妃的册文现在还能见到“咨尔芳嫔陈氏,秉质柔嘉,持躬温淑。早传婉娩,椒庭之礼教维娴;计厥岁年,兰殿之职司无?”

  应该说这样的册文大多有夸大之辞,但是也可以看出她还是很懂“规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