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公示公告 >
多尔衮死亡之谜:是意外还是被人谋害的?
[发布时间:2017-12-11 14:28   点击数: ]

导读:多尔衮的死亡在史书中记载的十分简洁,仅仅就一个词:坠马,没有前因和后果。那么事情有这么简单吗?作为权倾朝野的人,他的死有没有猫腻?一起看看吧。

不过,清朝官方史料,对于多尔衮具体死亡的前因后果和过程都语焉不详。介于多尔衮突然死亡的微妙时间,身后遭遇清算的倒霉结局,我认为这件事的表相之下,也许有着深层的,不可被人知晓的秘密。来说历史故事网对这个秘密颇感兴趣,结合当时错综复杂的政治背景和人物关系,利益关系等等,以及史料中不被人所注意的片段和细节,做出了一个详尽且多方面的分析,以供大家参考:目前,史学界普遍的看法是根据明末清初谈迁的《北游录》记载而来的:顺治七年十一月,他出猎古北口外,可能堕马受伤,膝受重创,涂以凉膏,太医傅胤祖认为用错了药。至十二月初九日卒于喀喇城(在旧热河境)。

注意了,太医这一段并非当时清朝的官方正史记载的,因为这个疑窦实在不小。倒是当时在北京的谈迁听到了“内部消息”,所以记载于《北游录》之中。个人认为这个可信度还是很高的,当时很多内幕,都不会记载于官方史料的,就譬如多尔衮死后被扬灰,也是卫匡国的《鞑靼战记》里面记载的。

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很多看起来健壮的人,一辈子也不会感冒几次,却会突然猝死;而病病歪歪半辈子的人,却多半能长寿。多尔衮也许就属于后者。他从20多岁之后就老是生病,光他自己叙述,旁人议论,史料记载都很多次。他那些体壮如牛的兄弟侄子们很多都是二三十岁就突然病死,而多尔衮健康状况一向不佳,却能够一直拖延到三十九岁,而且在死前几天还能正常地行猎,可见他当时并没有什么极其严重的病症,甚至绝症之类。

这样的人,似乎不会“理所当然”地挂掉,而且还在顺治即将大婚亲政的前夕,未免微妙了些。再看多尔衮生前最后一次出猎的全过程记录,就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根据《内国史院满文档案》记载:顺治七年十一月“十三日,皇父摄政王身体欠安,居家烦闷,欲出口外野游。”这一次出游,多尔衮带上了清王朝绝大部分政治核心人物。其中有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和硕巴图鲁亲王阿济格、和硕豫亲王多尼、巽亲王满达海、多罗承泽郡王硕塞、多罗端重郡王博洛、多罗谦郡王瓦克达,以及诸贝勒、贝子、公、固山额真等人。

在这些随行的亲、郡王中,既有多尔衮的政敌,也有多尔衮在朝中的亲信重臣。多而国内把他们带在身边,一方面是为了处理政事方便,同时也是为了使自己虽然身在塞外,仍能控制朝政。与多尔衮一同出行的这些王公贵族们,自京师齐化门外出行。一路之上边走边行猎。经过七日之后,十一月十八日多尔衮一行到达遵化境内,当天住宿汤泉。这一天,摄政王还赐给郑亲王济尔哈朗、英亲王即巴图鲁王阿济格备有鞍辔的马各一匹,未备鞍辔的散马各一匹;赏满达海、多尼、博洛马匹各一。多尔衮所带领的这些王公贵族们,在汤泉沐浴之后,于次日离开汤泉,“十九日,宿遵化。二十日,宿三屯营。”

顺治七年“十二月初五日,宿刘汉河。初七日,宿喀喇城。是日,皇父摄政王病重歇息。初九日,戊子,戌时,皇父摄政王猝崩。”

仔细看上面的记载,再结合我们所知的资料,会发现,多尔衮应该是在刘汉河驻扎狩猎的时候受伤的,所以转移到附近的喀喇城休养。按照《清世祖实录》里面的记载,当时喀喇城刚刚开始动工,根本连间房子都没有,大家都是扎营下来,宿于营帐之中的。既然条件如此简陋,如果多尔衮在来喀喇城之前就已经病重,那么又如何会在这个时候动身去另外一个荒芜之地呢?不怕病体承受不了折腾?

而再次细读《清世祖实录》,有这样一句“又于初八日,英王知摄政王病剧,乃于初九日早,遣人往取葛丹之女”。可见,多尔衮初七到喀喇城之前身体还不坏,然而健康状况却在到达喀喇城的第二天(初八)一早就形势急转直下,甚至到了病危的地步,这其中就有很大的猫腻了。

这样一计算,多尔衮从单单的膝盖受伤这样的小创,到突然病重死亡,实在是非常短暂的。而从病重到死亡,也不过是30多个小时的时间,也难过这本原始史料中会用“猝崩”这个词汇了。

如果说他因为病重而自然死亡,那么怎么解释他在出猎过程中健康状况都不错,心情一直很愉快呢?如果他真的是因为坠马而加重的病情,似乎膝盖受伤不至于这么严重吧。值得注意的是,这本史料明显是当时同步的,类似于《起居注》的记录,否则不会一直称多尔衮为“皇父摄政王”,而且还用“崩”这个皇帝死亡才能用的字眼。所以说,这本史料的真实性无疑是最强的,可以作为我们推测多尔衮真正死亡原因的一个重要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