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公示公告 >
《孝庄秘史》多尔衮一生最终打赢的一场硬仗
[发布时间:2017-12-13 12:53   点击数: ]

《孝庄秘史》多尔衮一生最终打赢的一场硬仗

2015-07-18 21:49 来源:漂宝万事通 多尔 /战场 /女人

原标题:《孝庄秘史》多尔衮一生最终打赢的一场硬仗

鬼使神差,几乎是屏住呼吸地又把这剧再看了一次。玉儿与多尔衮又是一生的空劳牵挂,逼迫我再次目睹爱的纯粹与人生的复杂这一重最尖锐的矛盾。如果当年是多尔衮继承了努尔哈赤的汗位,如果他娶了玉儿,如果他们生了福临……多尔衮会是一个精明能干的皇帝,玉儿会是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福临也不会因为童年的阴影与压抑成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一切会是多么的完美,可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其实人多少是幸灾乐祸的,往往从别人极致的痛苦和遗恨中才能体会生命的美和幸福的珍贵。亚里士多德说悲剧净化人心不过是对这种幸灾乐祸心理的美化表达吧。《》好看之处就在于宏大的历史画卷上每个人都那么无辜和可怜。

我平时很讨厌清宫剧,不过是小儿女情爱、争宠夺嫡、机关算计、骨肉相残(康熙大帝和雍正皇帝两部算是例外)。《孝庄秘史》更是例外,它在很多方面值得细思,而且让人越想越觉得有意思。

它几乎是对帝制集权的一种无反思的控诉。权力漩涡中的每一个人,得到皇位的(皇太极、福临),想得又得不到皇位的(豪格、多尔衮),兄弟荼毒的(阿敏),处处退让妥协、顾全大局的(岱善哥哥)……每一个人,不是被权力吞噬,就是被权力抛弃……专制之苦是专制制度中每个人的苦,而不仅仅是被统治的人的苦。

它几乎可以被看成一个女性视角的剧。这在历史剧尤其独特,因为历史剧往往无法摆脱男性中心,因为历史是his-story,而不是her-story,但这个剧却是。它是女性中心的,从周围男人们的登台、退场、荣辱、得失、挣扎中一个女人一直在成长、变化……过的历史剧表现的都是男人们对江山、权力、女人的角逐,女人只是男人的大世界中的一个角色甚至一个棋子。这个剧相反,她表现的是女人的世界,女人在乎的东西,孩子、情人、丈夫、家族还有江山……或许最终女人在乎的东西与男人没太大不同,但女人对它们的态度和排序往往不同。这便是女性视角与男性视角的不同。这个剧还有一点对传统性别主题的颠覆。我们太习惯于这样的情节:一个女人为爱情牺牲掉一切,一个男人为了世界而牺牲掉女人,即便是真爱的女人(想想康熙对蓝旗格格母子)。而在这里,反了过来:一个女人为了世界(孩子、“名节”和江山)牺牲掉她真爱的男人,一个男人为了女人,牺牲掉他本唾手可得的世界。

末了我得说说小玉儿和多尔衮这俩人。

(小玉儿)玉儿做说客,劝多尔衮娶小玉儿为妻(既是皇太极的笼络又是皇太极的监视)。多尔衮不能不同意;然而这真是一个火坑,无论对他还是小玉儿。如果小玉儿像哲哲那样隐忍、顺服,一味仰望、守候,或像大玉儿()那样会周旋应承、步步为营,他们未尝不能相敬如宾,或亲若兄妹。可是小玉儿不是哲哲,也不是大玉儿。她不会顾大局、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温柔和顺……因为她爱得太真、太深、太毫无保留。这种毫无保留的激情在得不到同样的报酬时便成了对别人的尖刻和对自我的扭曲。新婚之夜,多尔衮醉生梦死唤着玉儿的名字与她温存,她偏要问:“你口口声声唤的是大玉儿还是小玉儿?”以致多尔衮撤下新郎装,骑马出逃……一次又一次,她非要挑穿真相,让多尔衮伤口绽裂,血流不止,似乎只有这样,这样杀出这条让她和多尔衮都遍体鳞伤的血路,她才能进入他的生命……不然,她始终是个外人。最后与她摊牌的时候,多尔衮说道:“(我和你之间像)一场宿命的纠葛,惹不起,也躲不掉。”在她得知无法得到多尔衮的一点点爱时,她选择了死。正因为她杀出的那条血路,她的死才会让多尔衮既得了解脱,却又如此悲痛。在爱之忠贞热烈上,他们的确是一对,不过是错配了一对。她就像多尔衮的镜子,两人都非得为了不能成全的爱情燃尽生命中所有本来自然而然、丰富多样的美好事物,比如友谊、孩子和内心的安宁。

(多尔衮)多尔衮一次得胜归来,玉儿给他带来大汉和福晋给的贺礼。他带玉儿看他心爱的马匹。玉儿说:“我预感你会在战场上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多尔衮回答说:“得到我想要的一切,除了一个人……但没有人知道,在另一个战场上,我终于可以得到 真正的一切……”多尔衮的话一语成谶。可是他究竟赢了哪个战场?

他和皇太极的战场?或许。他赢得了皇太极赢不走的、玉儿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