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养生 >
康熙帝御笔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册的收藏价
[发布时间:2017-12-16 12:37   点击数: ]

康熙帝御笔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册

  尺寸:每开尺寸29.5×26cm(6开);展开尺寸29.5×180 cm

  年代:1707年作

  估价:RMB 8,000,000-10,000,000

  款识: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贝叶文)。康熙四十六年九月一日敬书。

  鉴藏印:狄坚所藏(3次)

  释文: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贝叶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备注:

  1、康熙帝自书经名。

  2、宫廷装裱。

  康熙帝御笔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册

  故宫博物院书画部

  杨丹霞

  对于清代皇帝而言,书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以下简称《心经》)远非是单纯的书法创作,而认为此为君主借以消除灾障,致福吉祥的媒介,似乎也过于狭隘。因为《心经》不仅是博大精深的佛教经典,也被称为代表了高度哲学意义的宇宙观,所以,历代皇帝们的抄经,也蕴含、寄寓了他们通过个人的证心养性,以通达智慧实现救拔群迷、利乐众生的祈愿。

  有清一代,虽然入关后的第一任皇帝顺治也有《心经》作品传世,但因其在世短、作品少,且其抄经并未呈现出典型的特色和规律,因而康熙帝玄烨(1654—1722)堪称清帝抄经并产生长远影响的始作俑者。

  康熙帝的《心经》作品绝大多数是册页,另有少量如《秘殿珠林初编》著录有他的御笔心经卷10卷、心经塔轴15轴、心经成扇等形式。这些作品如今大多仍存于故宫博物院,只有少量流散出宫,近日获观康熙帝丁亥年九月御笔《心经》册即是一例。

  此册为墨笺本、泥金小楷书唐•玄奘译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纵29.5厘米,横26厘米。经文占四页,首尾书经名,经名下注文贝叶文小字,经背纸亦书贝叶文。经文后款署“康熙四十六年九月初一日敬书”,按此为康熙丁亥(1707)年,帝年54岁。册作经折装,外夹板及函套为清宫原装织锦,锦面上有泥金笺签,签上康熙帝自书经名。

  要了解此册书经的价值与意义,首先应充分熟悉康熙帝书写《心经》的基本情况。通过分析总结以往寓目之清帝经册,我认为,康熙书《心经》册,在其书写时间、材质、尺寸、格式、装饰、书法等方面都有其明显的规律和相对统一的面貌:

  一、书写时间

  康熙抄写《心经》并非是其晚年才开始的书法活动,已知较早的《心经》作品是康熙十四年(1675)仲夏创作的。而据乾隆在康熙经册后题跋(注:乾隆九年仲春朔日题于康熙壬寅年十一月十五日书《心经》册后)可知,康熙帝有意识地定时书《心经》始于癸未(康熙四十二,1703),止于壬寅(康熙六十一,1722)他去世。其间,他从未间断地在每月朔、望以及浴佛日、万寿节等特定日期敬录《心经》一册,有时甚至是在南巡舟中也不忘书写,如康熙四十六年丁亥第六次南巡途中也须臾未曾松懈抄经之事,不仅按时书写,还在款题中注明:三月初一在扬州高旻寺、三月十五在常州府、四月十五在吴江舟中……七月初一日在避暑山庄……。由此可知,丁亥九月此册乃康熙从避暑山庄回京后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