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养生 >
康熙秘密建储因猝死宣告失败 雍正将其定为制度
[发布时间:2017-12-17 17:25   点击数: ]

  今北京昌平区有个郑各庄,清代称郑家庄。乾嘉时期的礼亲王昭梿曾写道:“理亲王府在德胜门外郑家庄,俗称平西府。”他说的这个理亲王,即康熙帝之孙、废太子允礽的长子弘晳。有清一代,王府建在城外,仅此一例。追溯郑家庄王府的历史,要从允礽谈起。

 

  防范废太子复立成为心病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十月,皇太子允礽第二次被废黜。直至10年后康熙帝病逝,清廷未再册立储君。其间,诸皇子图谋储位,拉党结派,争斗愈演愈烈,极大地牵制了康熙帝晚年的精力,对朝政产生了不利影响。

  康熙五十四年夏,准噶尔部突袭哈密,清廷调兵遣将,西征之役拉开帷幕。被软禁于紫禁城内咸安宫的废太子允礽认为,这是自己再次复立的机会。当时恰逢他的嫡福晋瓜尔佳氏患病,医生贺孟頫时常前来诊治。允礽遂以矾水亲笔作书,让贺孟頫送与镇国公普奇,嘱托普奇保举他带兵西征。此事很快被告发,除允礽外涉案者均受惩处,但他仍未死心,继续寻找复立之机。

  此时朝中不断有大臣奏请立储,康熙五十七年,满洲正红旗人、翰林院检讨朱天保上密折请求复立允礽为皇太子。康熙帝亲自审讯后,命将朱天保押至平则门(今阜成门),在其父朱都纳看视下正法。此前,虽然不断有大臣奏请立储,但均未提出储君人选。朱天保指名复立,康熙帝深为震动。他感到,废太子在朝中仍有一定影响力,对皇权的稳固是潜在威胁。3年后,汉族大学士王掞再次密奏建储,虽然未提出储君人选,康熙帝却勃然大怒,称王掞等“以朕衰迈,谓宜建储,欲放出二阿哥,伊等借此邀荣,万一有事,其视清朝之安危休戚,必且谓与我汉人何涉……”如何防范允礽复立,成为康熙帝晚年的一块心病。

  朝中部分大臣此时仍看好允礽,这同其子弘晳有一定关系。允礽嫡福晋瓜尔佳氏不曾生子,侧福晋李佳氏所生长子早卒,她生的二子弘晳就成为允礽的长子。

  弘晳聪慧伶俐,自幼为康熙帝喜爱。允礽第二次被废黜时,弘晳19岁。在时人眼中,允礽虽然被废黜,弘晳却一直是康熙帝的爱孙。

  吸取教训实行秘密建储

  至迟于五十六年底,康熙帝经过反复比较,最终属意于皇十四子允禵。为了吸取两立两废皇太子的教训,康熙帝决定在册立之前,不再公布储君人选,实行秘密建储。由于年事日高,他曾打算于次年春举行册立大典,让新立太子襄理政务,分担其劳。五十七年初,还特令大学士等修改以前定得过高的皇太子仪注。恰在此时,准噶尔部派军攻入西藏,拉萨失守,拉藏汗被杀。于是,康熙帝将立储一事暂且放下,任命允禵为抚远大将军率师西征,其意是待允禵建立军功、班师返京后,再将他册立为皇储。

  康熙五十七年十二月,允禵率师出征。康熙帝在决策西部军务、日理万机的同时,开始为消除允礽的影响与威胁,保证自己所属意者顺利继承皇位进行一项重要准备。

  据满文档案记载,允禵出征当月,康熙帝决定于顺天府昌平州内,距京城20余里的郑家庄建造行宫、王府、城、城楼及兵丁营房等设施。康熙六十年十月,郑家庄工程告成。次年三月,康熙帝与大学士、都统的谈话中,首次提及此事:“前因兵丁蕃庶,住房不敷,朕特降谕旨,多发库帑,于八旗教场盖设房屋,令伊等居住。近看八旗兵丁愈多,住房更觉难容。朕思郑家庄已盖设王府及兵丁住房,欲令阿哥一人往住。今著八旗每佐领下,派出一人,令往驻防。此所派满洲兵,编为八佐领,汉军编为二佐领,朕往来此处,即著伊等看守当差。”康熙帝虽然没有指明让哪位皇子移住彼处,但雍正帝继位后透露:皇考已有让二阿哥移住郑家庄之意,“因无明旨,朕未敢擅自办理”。可见,康熙帝拟将允礽移住郑家庄之意,皇子们一清二楚。

  秘密建储成为制度

  郑家庄府邸乃是废太子将居之所,康熙帝于此不便明言,暂以王府称之。依照常理,康熙帝不会让尚未成年的小阿哥远居郊外。成年皇子中,除去被软禁在原府邸的允禔与幽禁在咸安宫的允礽,其他皇子常被委派办理政务,于康熙帝离京期间,轮班值守紫禁城与畅春园。如果迁居郑家庄,不仅上朝不便,承旨办事也会受到限制。允禔既已软禁家中,无迁移必要;唯有允礽,于紫禁城内幽禁数载,既非长久之计,对再立储君亦有所碍。因此,尽管西征军费浩繁,康熙帝仍决定启动郑家庄工程,历时三载竣工。此时,允禵正在西北前线筹划进兵准噶尔的军事行动。康熙六十一年春,清廷决定与准噶尔议和,尽快结束战事。看来,康熙帝准备在允禵班师后,册立皇储之前,将允礽迁往郑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