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养生 >
平噶尔丹御制勒石 康熙皇帝归化吟诗
[发布时间:2017-12-17 17:25   点击数: ]

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六月,63岁的三娘子因病去世,葬归化城西灵觉寺(美岱召),明廷遣使赐祭七坛之祭礼。4年后,长白山的女真族建州部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建立了后金,又30年后(1636年),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极改后金为大清。皇太极传位第九子爱新觉罗·福临,年号顺治,顺治传位第三子爱新觉罗·玄烨,年号康熙。

此时的北方蒙古分为漠南蒙古(内蒙古)、漠北喀尔喀蒙古(外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三大部。漠南蒙古较早归属于清,漠北和漠西蒙古也臣服于清。但漠西蒙古准葛尔部势力渐强,噶尔丹称汗,17世纪中期,统一漠西蒙古后,进攻漠北、漠南。在沙俄的支持下欲统一蒙古各部,与清帝国分庭抗礼。此举为大清帝国所不容,康熙皇帝御驾亲征,在乌兰布通(今克什克腾旗南部)亲征噶尔丹获胜后,又于康熙三十五年(公元1696年)五月二次亲征,于漠北昭莫多(今土拉河、克鲁伦河之间)将噶尔丹击败。是年秋,康熙统领八旗将士2390人及部分文武大臣,“巡行北塞,经理军务”,皇长子允褆、皇三子允祉、皇八子允禩随驾。于农历九月十九日出居庸关,经张家口,到归化城,后进入鄂尔多斯河套地区,经杀虎口、大同于十二月二十日回宫。

《清实录》记载:康熙三十五年十月十三日,“上自白塔往归化城,卤簿全设,副都统阿迪等率官兵来迎。民间老少男妇,皆执香集路旁跪接”,“奏称我两土默特,自太宗皇帝至今五十九载,所贡赋马几二百匹……夏捉雉兔掘石青,秋征雏鹰,冬猎野豕,兼纳狐皮,赋役甚重,圣祖尽行豁免,已六年矣。恩德高厚,每思一叩天颜,不意驾临荒野,愚氓得瞻天日……”是日驻跸托音胡图克图寺(小召)。十四日,移于南阙下营,令“大学士阿兰泰,学士倭伦,往右卫给阵亡官兵身价银,免扣官兵所借官库银两”。在此亲自制定抚远大将军费扬古撤军及留驻防御噶尔丹之策。十五日,赐宴蒙古官员。十六日,在西勒图胡图克图寺(席力图召)观傩舞(迎神歌舞)。期间欲感化噶尔丹,谕令“收养来降之厄鲁特,完聚其夫妻”,“一至即令完聚,相抱痛哭,蒙古王公等以下,无不下泪,皆喜悦称善”,“故降者不绝”。十月二十日,康熙在归化城召开议政大臣会议,详细部署军务。次日,敕谕噶尔丹:“朕统御天下,要以中外一体为务,往者乌兰布通之役,尔等虽经败北,朕尚欲与尔等会约……尔等乃违弃誓言……尔等可速领余众,抒诚归顺……”至十月二十四日康熙离归化时“归化城百姓依恋缱绻,挥泪道左”。

康熙在此逗留20多天,巡查塞外,抚边恤民,经理军务,亦未忘吟诗励志,且诗作甚多,为后人留下历史考据。

十月十二日立冬日驻跸于白塔之前,吟成《塞外初冬》:“阴山南去雁行多,渺渺沙原六御过。报是初冬新律改,依然霜晓气暄和。”述归化城外此时南雁横空、晨霜满地、气候暄和之风光。次日驻小召吟就《驻跸归化城》:“一片孤城古塞西,霜寒木落驻旌霓。恩施域外心无倦,威慑荒遐化欲齐。归戍健儿欣日暖,放闲战马就风嘶。五原旧是烽烟地,亭障安恬静鼓鼙。”以示帝德、帝绩。另有《归化城夜月》一首:“此际殊方月,关山远近看。清辉临玉帐,皎色耀金盘。烟野照逾阔,霜空夜未寒。坐消行漏永,沙塞绝风湍。”再作《塞外寒夜书怀》一首:“帐殿深沉夜未眠,静思筹略听羌弦。金瓯更辟千千里,瀚海无波万万年。露冷宵寒凝翠幕,塞高风定歇征鞯。旁人莫道行兵远,自有单于首到边。”

十一月三日,在托克托附近黄河泛舟,作《黄河》一首:“黄涛何汹汹,寒至始流凌。解缆风犹紧,移舟浪不兴。威行宜气肃,恩布觉阳升。化理应多洽,嚣氛顷刻澄。”

在宴请军政要员、游览昭君墓、席力图召观看傩舞、视察军粮库、移驻鄂尔多斯时亦以诗记事、抒情。写有《赐宴诸蒙古》、《古寺》、《昭君墓》、《脱脱城》、《冰渡》等。

康熙巡行归化,实为调查研究,掌握了许多地方行政、司法、民生等情况,几天后,便将蒙古法令152条汇编成《理藩院则例》。并开辟归化城、张家口、多伦诺尔等市肆,方便民间贸易。

6年后,即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又在归化御制勒石,记平定噶尔丹之功。共两碑,分立席力图召与小召,用满、蒙古、藏、汉4种文字铭刻,并建碑亭护碑。4种文字的碑文所叙平叛经过相同,表彰两寺喇嘛功绩的文字稍异。(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