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基层党建 >
老谋子司马懿(26)
[发布时间:2017-12-15 12:10   点击数: ]

贾诩一贯表情木然,泥塑木雕一般坐着,从来不主动献计。这次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也是史料记载中他在曹魏谋士生涯中唯一的一次主动献计。

贾诩背书一般木木地说:“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汉南,威名远著,军势既大;如果能以刘表荆州旧有的底子进行整顿,扎实地搞好安抚工作,那么不必兴师动众,就可以让孙权拱手来降了。”(若乘旧楚之饶,以飨吏士,抚安百姓,使安土乐业,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

曹操不以为然。

贾诩见曹操不以为然,也不坚持己见,默默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重新变成了一尊泥塑木雕。

不独曹操不以为然,几百年后的裴松之给《三国志·贾诩传》作注的时候一样不以为然,还跳出来大肆批评:“当时西北有马超、韩遂的后顾之忧,荆州士民也只服刘备和孙权。这时候不趁大好形势立马拿下江东,更待何时?后来之所以赤壁战败,主要是天数。总之贾诩这个献计是错的!”不可否认,裴松之先生对贾诩很有成见。他在该传的末尾再次跳出来指责贾诩不配和荀彧、荀攸合传。其实,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裴松之的时代是讲究门第的时代,而贾诩出身寒族,在他眼里自然不配跟贵为世族领袖的二荀合传。

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

司马懿却清楚,贾诩这个谋略是赤壁一战中曹操智囊团提出的含金量最高的谋略。

第一,曹操一下子吃下荆州这么大的地盘,必须要花时间慢慢消化。强咽不行,必须靠“养”。

第二,曹操要和孙权作战,必须靠水军;曹操自己的水军不行,必须靠原属刘表的荆襄水师。荆州新破,荆襄水师的战斗力和忠诚度都无法保证,必须靠“养”。

第三,曹操军队新到南方,水土不服难免发生疾病甚至可怕的瘟疫。仍然必须靠“养”。

第四,曹操坐守荆州(或者派将领留驻亦可),而不主动出击,就可以逼孙刘被动出击,“致人而不致于人”,以逸待劳。

第五,曹操坐镇荆州,刘备就没有立足之地,也阻断入川的去路;刘备没有实力,孙权自然孤掌难鸣。至于西北的马超、韩遂,完全是观望之徒、乌合之众,曹操不去收拾他们,他们绝对不敢主动跳出来没事找抽。

这实在是一个王翦灭楚的翻版计谋。贾诩如此高妙的计谋,能看出其精妙之处的大约也就司马懿了吧!

另一件事情,使司马懿发现了曹操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