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基层党建 >
正史之下看《军师联盟》|隐士谋士国士:司马
[发布时间:2017-12-16 12:36   点击数: ]

司马懿(179—251),字仲达,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人。东汉以来,家世二千石。父司马防,曾任京兆尹。次子司马昭封晋王后,追封其为宣王。司马炎称帝后,追尊其为宣皇帝,庙号高祖。在陈寿的《三国志》中,司马懿一出场已经是国之干臣,接受魏文帝曹丕的托孤重任。出仕前的经历,则散见于裴松之的注中。完成于唐初的《晋书·宣帝纪》是现在所能看到有关这段经历最早的完整记载,从相关内容看,司马懿似曾有过一段避世不出的隐逸生活。

 

隐 士——青年司马懿的政治智慧

 

正史之下看《军师联盟》|隐士谋士国士:司马

 

建安六年(201),郡举司马懿为上计掾(就是佐理地方长官向上呈报治理情况的官吏)。曹操当时为司空(掌监察),“闻而征之”。但司马懿以患“风痹”(风寒引起的肢节疼痛、麻木)不能起居为由,予以婉拒。曹操不信,派人假扮刺客,夜间行刺,司马懿坚卧不动。曹操只得作罢。建安十三年(208),曹操为丞相,欲再次征辟司马懿为文学掾。另据王隐《晋书》,也许曹操对司马懿七年前的表演有所耳闻,遂派遣手下的令史前往探查。这位令史就隐匿在司马懿家门前的树林中,窥伺宅院中的动静。时值七夕,风俗中有“曝书”一事,司马懿也未免俗。不巧的是,突下暴雨,司马懿慌忙出来收书。要知道,得了风痹的病人,行动艰难,坚卧不动才是常态。也就是这一时的冲动,被藏匿在树林里的令史看个正着,遂回去禀报曹操。曹操对司马懿的阳奉阴违十分恼火,决定再下辟书,并命令执行者:司马懿若再敢耍花招,立即逮捕收监。司马懿“惧而就职”。

 

司马懿第一次拒绝征辟的原因,东晋南朝以来的史书大都以儒家忠君思想予以解释,如《晋书·宣帝纪》:“司马懿少有奇节,聪明多大略,博学洽闻,伏膺儒教。汉末大乱,常慨然有忧天下心……帝知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又据《高士传》记载,司马懿二十多岁时,曾与大隐士胡昭关系密切。据此,不少的学者认为:天下有道则仕,无道则隐。青年时期的司马懿有明显的避世倾向。后来只是对抗不了曹操的严刑峻法,无奈结束隐士生活。

 

故事的内容很完整,但是疑点实在太多。周一良先生在《曹氏司马氏之斗争》一文中引宋人叶适的《习学记言》:“懿是时,齿少名微,岂为异日雄豪之地,而(曹)操遽惮之至此?且言不屈节曹氏,尤非其实。史臣及当时佞谀者意在夸其素美,而无词以述,亦可笑也。”叶氏之言甚是。青年时期的司马懿并不像诸葛亮那样具有“卧龙”之盛名,且在清议鼎盛的汉末,拒辟以养名,几乎是每一个被征辟者例行的程序。因此,曹操因一个“齿少名微”的司马懿,就派人佯装刺杀、微服私访、恫吓威逼,实在不合情理。

 

又据裴松之注引《曹瞒传》,司马懿之父司马防在熹平三年(174)任尚书右丞时,推荐了20岁的孝廉曹操为洛阳北部尉,从《三国志·司马朗传》所述相关细节看,在建安初期,司马防或供职于许都汉廷。建安二十一年(216)五月,曹操为魏王后,专门将司马防请到邺都叙旧。故曹操辟举司马懿在很大程度上带有报恩之意,“在东汉官僚阶层中,一俟自己发达之后,提携、关照、惠及恩主后人,已经形成传统。”而司马懿的长兄司马朗,自建安元年(196)起便应辟为曹操掾属,官至兖州刺史,是建安时期曹操集团的重要人物。

 

可见司马氏家族与曹操关系密切。且建安二十四年(219),孙权遣使乞降,向曹操上表称臣,陈说天命。曹操曾对众人说:“此儿,欲踞吾著炉炭上邪!”司马懿的回答却是:“汉运垂终,殿下十分天下而有其九,以服事之。权之称臣,天人之意也。虞、夏、殷、周不以谦让者,畏天知命也。”这实在不是一个忠于汉室,不欲屈节曹氏的人会说的。更为关键的是,司马懿如欲隐世不出,又缘何担任郡中的上计掾?作为河内郡的上计掾,是要定期向朝廷报告地方治理情况的,而曹操当时为司空,掌监察之权,有直接的工作联系,很容易被曹操所“闻知”。司马懿既然“聪明多大略”,且不愿“屈节曹氏”,那首先应该辞任的就是上计掾。

 

因此,青年时的司马懿并不因为“不欲屈节曹氏”而过上隐士生活。他之所以婉拒曹操,留驻乡里,除了是当时被征辟者例行的程序外,更合理的解释应是:虽然曹操赢得了官渡之战的胜利,但北方时局未稳,而司马氏家族已由司马朗明确表示了对曹操的归附,因而司马懿在面对自己的未来和前途时,无须急于做出选择。且留驻乡里也能在乱局中保全自己的家族。这显示的正是青年司马懿的政治智慧。

 

谋士——施策用人显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