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关注 >
秦始皇焚书坑儒及大秦帝国快速败亡的真实原因
[发布时间:2017-12-09 11:30   点击数: ]

秦始皇焚书坑儒及大秦帝国快速败亡的真实原因

2017-11-25 07:15 来源:兰州成功教育网 帝国 /秦始皇 /焚书坑儒

原标题:秦始皇焚书坑儒及大秦帝国快速败亡的真实原因

本文由微信公号读史缩编自著名史学家柏杨所著《中国人史纲》

秦灭六国,尘埃落定,封国和独立王国长期的混战局面,已经过去,中国又统一于一个中央政府,成为一个单一的国家,而且出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最强大的王朝。在它强有力的指挥推动下,一个奇异而庞大的帝国建立起来。

赢政大帝是这个空前伟大事业的总工程师,几乎就在征服六国的同时,他立即就把军事上蓬勃的破坏动力,转变为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上的建设动力,成为中华大黄金时代的高峰。

一、秦始皇的创举

赢政大帝先从一件小事情上开始,那就是他不再称为国王,而改称皇帝。这是“皇”、“帝”二字第一次结合为一个专有名词,从此它的地位比国王高一等,代表国家最高元首和不受任何限制的最高权力。

赢政大帝又规定,皇帝的命令称为诏书,皇帝并用一种特别的字作为自己的代名词,即不再称“我”而改称“朕”。并废除周王朝最得意的溢法制度,皇帝的区别以简单明了的数字作标准,如赢政大帝自己称秦王朝的创始皇帝,他的后裔称“二世皇帝”“三世皇帝”以至“万万世皇帝”。不过中国民间却把赢政大帝的称号简化,一致称他为“秦始皇”。

——周王朝有两种专属于贵族阶级的文字游戏,第一种是避讳制度,依儒书的规定,地位高贵的人的名字,神圣不可侵犯。地位低微的人必须提心吊胆的不去触及它,即令同音的字也不允许在文字上出现,有时候更不准说出口,否则便是“犯讳”,凡是“犯讳”的人,轻者要受处罚,重者可能处斩。赢政大帝之所以没有明令取消这个制度,大概它在那个时候还没有造成特别灾害的缘故。

第二种就是溢法制度,依儒书的规定,一个尊贵的贵族死后(不够尊贵的贵族,如官职稍小和普通平民,都没有资格),他的儿子或部下,即根据他生前的行为特征,给他一个恰如其分的绰号,如周王朝第一任国王姬发,被称为“武王”,即武功盖世之王。如第十二任国王姬宫涅,被称为“幽王”,即黑暗不明之王。

周王朝认为谥法制度是礼教的一部分,一个人为了顾虑死后的恶劣绰号,会主动地约束自己的行为。这个构想太天真了,它没有想到,满身罪恶的死者,如果权势仍然存在,便没有人敢提出恰当的形容词,而摇尾系统还会把字典上所有的高贵字句,全部堆到他头上。

秦王朝灭亡,儒家当权后,谥法恢复,遂成为一个小丑表功制度。比如,十七世纪明王朝那位吸毒的断头政治皇帝朱诩钧,他的绰号是:“范天合道哲肃敦简光文章武安仁止孝显皇帝”(即明神宗,明朝第十三位皇帝);二十世纪那位把清王朝搞垮了的老太婆那拉兰儿,她的绰号是:“孝钦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仁献崇熙显皇后”(即慈禧),这种必须喘一口气才读得完的头衔,使人倒尽胃口。

废除谥法制度只是一件小事,但它显示一种动向。赢政大帝跟他的政府已完全摆脱儒书里那些同王朝的重要传统,眼前展开的是一个自由自主的新的天地。在这个基础上,中国疆域开始轰轰烈烈的向外扩张。

周王朝只限于黄河中游,战国时代七个强大的王国各自开疆拓土,几乎每一个王国都膨胀到有周王朝那么庞大。赢政大帝完成统一的工作后,疆域已包括了黄河、长江,以及桑干河三大流域的大部分,这已是够大的帝国了,然而有一个新兴的威胁使他不能安枕,就是北方沙漠上,强大的匈奴民族,悄悄崛起。当秦王国刚刚扫平六国,收兵回营的时候,匈奴那个毛茸茸的阴影,忽然笼罩下来。

匈奴最南的边界,在被称为“河南地”的河套北部,距秦王朝的中华帝国的首都咸阳,只400公里,骑兵一天就可以抵达城下。这使赢政大帝决心把匈奴逐出河套。

这项任务由大将蒙恬胜利的完成,秦兵团而且越过黄河,挺进到阴山山脉(高阙,内蒙古乌拉特后旗东南)。沿着固有的边界一带,战国时代各国为了抵御北方蛮族的劫掠,都建有属于自己的边防长城,现在,蒙恬为了阻止匈奴的反攻复仇和南下侵略,他发动军队和民众,把它衔接起来。这个在当时长达两千余公里而被称为“万里”的长城,东端起自辽东半岛辽东郡(辽宁辽阳的东南,西端到临挑城(甘肃氓县),使本来分为三段的长城:燕王国长城,赵王国长城,秦王国长城,联而为一。这对匈奴以及后来代之而起的其他北方蛮族,是一个阻挡力量,他们必须承受重大的死伤损失之后,才能攻破长城,进入中国本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