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关注 >
把秦的灭亡归结于暴政,一个被人为误读千年的
[发布时间:2017-12-11 15:46   点击数: ]

把秦的灭亡归结于暴政,一个被人为误读千年的谬论

2017-03-11 16:10 来源:历史大学堂 君主 /秦国 /商鞅

原标题:把秦的灭亡归结于暴政,一个被人为误读千年的谬论

前言:秦从建国至统一用了500多年的时间,统一后政权仅仅维持了15年就被灭亡了。现在认为暴政导致秦朝的覆灭,此种说法未能看透事物的本质。笔者认为,秦王朝的灭亡是体制因素,高度集权的君主专制体制难以适应现实的需要。换言之,秦朝君主独裁的国家主义政体不符合国情。

01

商君变法的内容与实质

商鞅变法是秦国崛起的根本,偏激的变法使秦国崇尚军国主义,富国强兵的本质是君主集权。商鞅变法使秦国变成了崇尚军功、摒弃文教的君主独裁国家,秦国军事实力空前强大,但是畸形的体制也导致秦朝二世而亡。

商鞅变法的大体分为政治、经济、宗族、文教、法律五类,根本目的是通过削弱贵族、民众的力量而实现君主独裁。

统治者从贵族集团中收回人事权、财政权与司法权,瓦解地方宗族势力,以此实现独裁,严刑峻法、文化专制、对外战争皆是手段。

(1)政治上收回人事权,废除世卿世禄制、按照军功颁布爵位,推行县制。

周朝的分封体制是天子—诸侯—卿大夫—士等各级贵族组成的金字塔式的结构,爵位世袭,层层管辖,上级分封下级,下级效忠上级,隔级不存在隶属关系,

比如说诸侯国的卿大夫听命于本国国君,无需服从周天子,由于各级贵族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出现了诸侯国欺凌天子,卿大夫夺权的现象,分封体制把国家变为了一个邦联体系,凝聚力越来越弱。

商鞅废除了世卿世禄制,推行县制,官员由君主直接任命,官僚行政机构变为君主垂直管辖集权体系,中央集权大为增强。

世代相传的爵位改为凭借军功授予,导致贵族集团的衰落,新兴客卿集团虽然受到重用,

但是本人在秦国并无根基,时常受到君主猜忌,难逃一死,

无论是商鞅、张仪、范雎、吕不韦、李斯等卿大夫,

还是白起、王翦、蒙恬等武将,为秦立下汗马功劳,烜赫一时,但个人实力难以同君主匹敌,受到猜忌后多数不得善终。

客卿集团只是外来人士执政的统称,政治势力孤立,轮流执政,自身地位并不稳固。收回人事权,秦国的贵族权力集中于君主一人。

(图)商鞅

(2)经济上收回财政权,废井田,土地私有,重农抑商,统一度量衡。

商鞅变法给人最大的误读是废除了奴隶土地国有制度,允许土地私有。

事实上,西周崩溃之际,各国已经允许土地买卖,鲁国实行初税亩,要求私田缴纳,说明土地私有化成为普遍现象,郑国和鲁国不经周天子同意,擅自交换土地,是诸侯国层面的土地买卖。

商鞅变法,只是将既成事实予以法律上承认,并无开创意义。秦国分封土地,却不准世袭,因功获得的土地,一旦后裔无功,其爵位、土地收回,商鞅土地改革的实际是土地国有化。

因此,秦国并没有出现地主阶层,因军功获得分封的农民多为自耕农,向国家交税纳粮。

广大贵族因无法世袭土地而衰落,秦君主借此收回了财政权。当卿大夫因功劳获得封邑时,所有粮食、人口归自己所有,秦国土地拒绝世袭,财政权上移。

重农抑商则是秦国军事扩张的基石,“国之所以兴者,农战也。”

商鞅认为农业是国家强大的基础,认为只有抑制商业,全民开展农业,国力才会富足,粮草才能充足,因此秦国重农抑商,奖励耕织,特别奖励垦荒;

规定,生产粮食和布帛多的,可免除本人劳役和赋税,以农业为“本业”,以商业为“末业”,秦国成为了农业占统治地位的畸形的经济强国。

(3)收回司法权,颁布李悝的《法经》,增加连坐法,轻罪用重刑。

商鞅崇尚的法治并不是通过法制约束君主的行为,而是君主收回司法权确立独裁统治,韩非、李斯把这种观点推广到了极致。

秦国崇尚法治,归根结底是增强君主集权专制,君主收归司法权,抑制旧贵族,镇压平民,实现独裁,权力体系丧失制衡,君主可以肆意妄为。

(4)瓦解基层组织,推行个体小家庭制度,编定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