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唐代门阀大族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发布时间:2017-12-10 14:39   点击数: ]

[摘要]中古中国烜赫一时的门阀大族,在十世纪为什么突然消失了?近日,美国汉学者谭凯在中国出版的《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一书,解答了这个谜。

导读

中古中国烜赫一时的门阀大族,在十世纪为什么突然消失了?近日,美国汉学者谭凯在中国出版的《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一书,解答了这个谜。

谭凯目前任教于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他的父亲就是一位研究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学家。受其影响,谭凯很早就对历史产生了兴趣。他在高中开始学习中文。本科时,他读的是斯坦福大学生物专业,与此同时,他继续学习中文,同时逐渐了解中国的历史。最终,他走上了汉学研究的道路。

一开始,谭凯感兴趣的是宋史——在西方,人们普遍认为宋代是中国文化的最高峰。谭凯关注宋初的精英,想知道他们是从何而来,于是他回溯到了五代十国。他的博士论文就与五代十国史有关。“然后我发现,刚开始是有门阀大族的,然后就没有了。那么他们之前是什么样子呢?”他继续回溯,一直追到了唐代。

为研究这段历史,他看到了一些墓志,尤其是九世纪的墓志,发现其中有着正史未记载的、罕为人知的鲜活故事。有的故事让他深为感动。他记得一个父亲为自己夭折的四岁儿子写的墓志。这个孩子被埋葬在爷爷的墓旁。父亲写道:“尔其有知,当为弄孙,代吾左右,承颜泉隧,其乐如何!”“这是真正的普通人的故事,你能感觉到他们的情感。”谭凯说。

谭凯主要是通过拓片来读到这些墓志信息的。拓片来自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图书馆等地,许多已经公开出版。他也去一些中国的博物馆,申请研究墓志实物。因为外国人的身份,申请并不是那么容易通过,有时会吃闭门羹。而在得到许可的情况下,他会拍摄大量照片,然后用放大镜慢慢研究。有的时候,博物馆还允许他往墓志上倒一些水,让字迹更清晰,便于观看。

在看过三千多方古代墓志后,谭凯在它们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海量的数据库。利用这个数据库,他搭建了晚唐精英家族婚姻网、中央与地方精英仕宦程度统计表,以及精英之间家族仕宦传统统计表等直观模型。用新的数据手段对史料进行定量分析,这在海外汉学界并不多见。

近日,围绕《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一书,腾讯文化对到访北京的谭凯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采访内容,文章经作者审定:

撰文 腾讯文化 冯翊 陈默

谭凯(Nicolas Tackett)

“如果你有很好的关系,你更可能成功”

腾讯文化:对于中古中国门阀大族在唐代的存续、消亡和阶级升降等议题,陈寅恪、杜希德、孙国栋等人均有过研究。与他们的研究相比,你的研究有何不同?

谭凯:我看了更多的史料,比如墓志,并从总量上对它们进行了分析。又因为我的书是英文著作,所以我必须回答英语世界中提出的问题,这是第一。

第二,我弄清楚了中古中国的政治精英。我认为,只要精英能证明是门阀大族的后裔,就算大族精英。因为有更多的史料支撑,我就可以重建其婚姻网络。

第三,很多人觉得,七世纪到八世纪,唐代有很多制度与经济上的转变,这些转变令门阀大族慢慢衰落。我认为并非如此。九世纪时,这部分人很多,他们有政治权力,适应了新情况,地位也很高,并没有在中唐之后消亡。

腾讯文化:你认为社会地位、拥有的财富以及做官得来的权力,塑造了唐代门阀大族,在这其中,文化与精神起了什么样的作用?作为当时知识的垄断者,有无普遍的“士族认同感”?

谭凯:我也想比较中国门阀大族和欧洲贵族,二者都有贵族风貌,他们觉得,如果先辈是重要人物,那么自己也是先辈的延续。这就是文化认同。在这本书中,我觉得我不需要讨论这个,因为并无改变。

有人觉得唐代的科举代表新风貌,我认为并非如此,因为科举可能是大族之间、大族后裔之间的比赛,而不是跟别人。风貌并无改变,直到十世纪之后,这些大族都死掉了,才有改变的空间,新兴的寒门有了自己的风貌。

士族之间当然有认同感。大族的前代,每代都有人当官,占据重要的政治位置,这足以证明其社会中的价值。

至于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士族之间不会直接表露与讨论,说“我的舅舅是宰相,所以我现在也入仕”。

腾讯文化:能否详细谈谈唐代门阀大族如何利用科举制度来实现地位的延续与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