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五代十国之后蜀政权
[发布时间:2017-12-11 14:28   点击数: ]

在五代十国时,河北邢台是一个“皇帝生产大户”,除了更加出名的后周太祖郭威和世宗柴荣外,就是这个侯任成都尹孟知祥。孟知祥虽然在没当皇帝前名气不算大,但他的来头却不少,孟知祥累世仕河东,叔伯辈都做过大镇节度使,而且孟知祥还是后唐太祖李克用的侄女婿,和李存勖是近亲。两川这样的重地,还是交给自己的亲戚打理比较放心。

孟知祥受命来到洛阳,李存勖宴行,交待孟知祥:“蜀中富丽,较中原为多,今日遣卿赴任,以亲且贤故也,卿勿付朕所托。”李存勖意思是让孟知祥去成都后,别忘多捞点宝贝给他。孟知祥这时还没起什么异心,伏拜而去。随后不久,洛阳发生重大事变:大唐皇帝李存勖被郭从谦乱兵害死,魏王李继岌自杀,大总管李嗣源入洛继位。中原易主,孟知祥又不是李嗣源的嫡系,内不自安,自然要给自己寻条后路。四川这地方“环滁皆山也”,在动乱年代最适合搞割据,孟知祥也有这个想法。只是隔壁的东川节度使董璋也同样这样打算,董璋骁勇善战,是孟知祥的劲敌。

朝中的枢密使安重诲不喜欢孟知祥,却和董璋关系很不错,经常在李嗣源面前踢孟知祥的屁股,李嗣源对孟知祥也不放心。任圜为了讨皇帝欢心,对李嗣源说:“前魏王率师回朝时,孟知祥在成都富户身上刮了六百万贯,将四百万贯犒军,自己还留着二百万,陛下何不让孟知祥把这些钱交上来,也好增加财政收入。”李嗣源一听,遣太仆卿赵季良入蜀催孟知祥把二百万贯钱上缴国家财政。孟知祥不呆不傻,知道经济对军事建设的重要性,给李嗣源上表说:“臣是个穷光蛋,吃喝都成问题,快揭不开锅了,陛下还是自已想办法吧。”不过孟知祥知道赵季良很有能耐,把他留了下来做军师。换人去送信。李嗣源一听:“什么,你也敢跟朕哭穷?!你要是没钱,天下都是穷光蛋了。”

李嗣源越想越觉得孟知祥心怀不轨,不能让他在成都太得意。便于后唐天成二年(公元927年),李嗣源遣客省使李严为西川兵马都监。孟知祥见李嗣源在自己身上插把刀,那谁能答应?手下人劝孟知祥不要放李严进来捣乱。孟知祥狞笑道:“我姓孟的出道江湖以来,还没怕过谁?李严岂是我当惧怕的人!”李严刚到成都,便被孟知祥请去喝酒,李严欣然赴宴。刚到地方还没坐下喝两盅呢,孟知祥高坐于上,按剑大喝道:“当年庄宗灭蜀,李公是主谋,现在蜀中人士一听李公再来,皆觳觫若待屠之牛。况且现在地方各镇都废除了监军职能,你来何为?”李严看到席间众人均佩剑侍立,不由得害怕,跪地求孟知祥给条生路。孟知祥冷笑三声:“众怒难犯,今李公自来送死,我当为蜀人讨还个公道!来人,动手!”侍立一旁的亲将王彦铢大步上前,一脚将李严跺倒在地,拔剑就刺,李严丧命当场。

孟知祥倒打一耙,上表诬告李严:“李严行不轨,诈传圣喻,自称受诏命任职西川节度,而且李严假赏将士之名,私吞公款,蜀人皆怒,臣已斩此贼。”洛阳城中的李嗣源接到奏表,气的大骂孟知祥:“孟知祥满嘴跑火车!哪有此事!”但人家山高皇帝远,他又能拿孟知祥怎么着?为了不把孟知祥逼到绝路上,只好让李严白白死掉,再派李仁矩做客省使,去成都安抚孟知祥。李仁矩战战兢兢把李嗣源的意思告诉了孟知祥,孟知祥也没把他如何。天成二年(公元927年)四月,准备入蜀的孟知祥家眷风尘扑扑来到凤翔,而已经臣服后唐的凤翔军阀李从俨听说李严被杀,便先将孟家老小软禁起来。上表李嗣源请把孟家的扣做人质,不然孟知祥能反上天去。李嗣源摇头苦笑:“扣下来就能保证孟知祥不反了?由他们去吧。”李从俨只好放行。李嗣源明白,就算扣下孟知祥的家小,也不会让孟知祥回心转意臣服洛阳。老婆死了可以再找,儿子死了可以再生,地盘没了,让孟知祥让哪弄去?找李嗣源要,李嗣源能给他吗?李嗣源虽然文盲,但论起心计来,确实很不一般。

西川离李嗣源太远,一时半会够不着。而盘踞东西两川的孟知祥和董璋都在打对方的主意,眼馋对方的地盘,经常暗中乱打王八拳,即使现在灭不了对方,也要削弱对方的实力。后唐天成三年(公元928年)二月,董璋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劝东川的盐贩子们把东川的盐贩到孟知祥的地盘上去卖,想看看是东川的盐多,还是你孟知祥的钱多。哪想孟知祥做的更绝,他在汉州(今四川广汉)设置三个盐税局,对前来西川贩盐的贩子们重重加税,想到我地头发财?哪这么容易。盐贩子见孟知祥如此摧毁工商业,大为不满,只好不再来西川做生意了。董璋的经济牌打不下去了。

董璋知道李嗣源想拿他开刀,为了自保,董璋派人到成都向孟知祥求救,并愿意为小儿子娶孟知祥的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