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家电 >
康若文琴:尘埃之上俯视尘埃的女诗人
[发布时间:2017-12-10 14:42   点击数: ]

↑ 点击上方“四川发布”关注我们




作家小传


康若文琴,又名周文琴,藏族,出生于四川省马尔康市。1991年开始发表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级报刊,作品入选多种文集。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协全委会委员,阿坝州作协主席。出版诗集《马尔康 马尔康》《康若文琴的诗》,荣获第六届“四川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奖”。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


作家荐城


马尔康市是阿坝州府所在地,也是我的故乡。“马尔康”藏语意为火苗旺盛的地方,它坐落于峡谷之间,梭磨河穿城而过。山像四季变幻的画挂在马尔康的四壁,满城都是山水的气息,每天一抬眼就能看到高原蓝和透亮的云。我热爱故乡自然的山水,生活在其间的嘉绒人,鸟鸣以及这里的慢时光。


 ◆  ◆  ◆


 对 话 作 家 


在四川的西北部,有这样一个地方,雅克夏雪山、三奥雪山矗立在旁、梭磨河在峡谷间湍急流淌,山巅是高原蓝和祥云白,山间谷底经幡随风猎猎……没错,它就是马尔康,一个足以让每个人神往的地方。


就在这样一个让人心旷神怡、豪情万丈的雪域高原,很多人爱用歌声来表达对它的热爱,但有一位藏族女子偏用最细腻的诗句来一一细说它的故事、记录它的时光。


◆  ◆  ◆



“作为一名业余写作者,文学一直是我的信仰和追求,写作之路对我而言就是朝圣之路,寻找精神原乡之路。而文学回馈我的更多,给了我实现梦想的途径,给了我坚持美好和诗意的载体。文学为我打开了另一道门,让我看到了另一片瑰丽的天空,让我能够在尘埃之上俯视尘埃。”当谈起文学创作,康若文琴这样说道。


从小,康若文琴对文学就特别感兴趣,但真正文学创作的萌芽却来源于一场雪。


“成都是一个很难得下雪的城市,刚进大学的那年冬天,孤独而年少的我遇到了成都的一场大雪,看到纷飞的雪花,我突然十分想念远在阿坝的亲人们。”康若文琴回忆起17岁在成都读大学的时光,就在那天,她写下了自己的第一首诗歌取名叫做《成都的雪》。


在大学期间,就读中文专业的康若文琴参加文学社团、诗社,将激情与热情投入到对文学作品的阅读和学习创作中。随后她开始发表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级报刊,作品入选多种文集。


然而,对于这名女诗人来讲,写作依然是一个不断追求超越的过程。“刚开始写作时,每当写完一首诗,我都会十分喜悦,这种喜悦是不可替代的,不可言说的。慢慢的就不满足了,会不断否定自己,希望能不断超越自我。”



用诗歌追寻、思索人生



写诗是自己与心灵对话,康若文琴一直试图用诗歌追寻人与自然、人与时间、人与永恒的密码,用诗歌思索生离死别、爱恨情仇,以及人人惧怕的死亡,用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感觉和想象。


在她所著的《尕里台景语》诗句里,用语言的颜料绘出了一幅尕里台景语,我们仿佛在一言一语中能看到她的诗歌理想。


把羊群撒上草原,孩子喊叫母亲

黑帐篷以外,牦牛是人的亲戚

人是神的亲戚


此时的泽多,牵着孙儿

跟着青草以上的牛羊

走上山去,她的身影发黑

似乎大地的伤疤


骑马的男人掉头

村庄扭动腰身。日光下的寺庙

喇嘛安详,诵经的大地

充满神谕


在大地上,村庄始终躬身

炊烟携带它们的内心

好像有人呼唤


哦,树林里的喧哗

正好对应人心,尤其是在

这趋近正午的时分


在康若文琴的诗里,我们还能读到活跃、英勇无畏的人物,像梭磨河滚滚奔流,温柔、暖心的画面,像藏族家中的火塘一样。在她的诗中,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动一静,一张一弛的审美取舍。


青冈柴满头大汗

使劲燃烧

生命,在四处打探出路

逼退屋外的漫天飞雪

生死,一瞬间


阿妣火塘边生

青烟一眨眼就追到了头

也没走出寨子

坐下,站起

有一天,不用再起来

阿妣说,她的头巾会燃成一朵花

来世,她还是一个女人


——《阿妣和火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