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家电 >
最爱女诗人|翠儿:爱不是别的什么,她只是心
[发布时间:2017-12-11 14:28   点击数: ]

最爱女诗人|翠儿:爱不是别的什么,她只是心动的颜色和温度(总第583期)

2017-10-08 00:01 来源:新诗天地 诗人 /诗歌

原标题:最爱女诗人|翠儿:爱不是别的什么,她只是心动的颜色和温度(总第583期)

你的黄昏和另一个黄昏(五首)

翠儿【黑龙江】

保护色

爱不是别的什么

她只是心动的颜色和温度

是对寂静的痴迷

你制造的这一只月亮

在悬浮中,只谈这一世的变迁

诸多不靠谱的假象

一念丛生,都是荆棘,你说

如别离,如一场悲欢未明的相遇

你唤来的月神,从大地移走阴影

在屋顶织一层薄薄的光,你喜欢

用她们覆盖我,从肌肤到灵魂

让我陷入不能自拔的苍蓝

青 衣

让高深的人继续高深,暧昧的人继续暧昧

而你,只依傍末世残存的山山水水

在黎明五点醒来,到一个早市挑选五谷杂粮

影疏人远,露水漫上脚踝,不问今夕何夕

父亲,你的青衣,旧履,手杖

承载着我成长的过往

我们用半个世纪的交谈,差异,磨合,对视

依然是浮世里,藤木盈裹着幽翠

仿佛渐渐老去的心事

灵魂生病以后, 我多想回到你, 麻花辫的小女儿

回到你的淡薄,你对贫寒日子的心满意足

惊 梦

我不确定,到底是那一颗牙齿在喊痛

第一颗,还是第三颗,或者是

夹在中间的,她们交叉感染, 自相残杀

通宵 与自己过招,把体内的江湖,切割成数片

直到痛,把自己折腾出苍白的内伤

在生与死的边沿,我有过相似的悲哀

在漫长的时空里,我有过相似的丧失

异国他土上,疼痛是风,思念是风

我总是迷失,在异域的语种里

永远找不到自己的真身

何处关山

我也想要那样的明月光

李白用过的明月光,让无数人思归的明月光

我又怕,深陷在月光里,再也爬不出来

再也回不去了. 只有天涯浪子, 会有这样的慨叹

这么多年,我错过了,故土天翻地覆的变化

父母,亲人成长或渐渐老去的点点滴滴

思念, 哀怨, 纠结, 病痛, 他们都咬紧牙挺过来

我看不见,甚至一无所知。偶尔的回家,也是匆匆又匆匆

曾经的门牌号码,熟悉的街道,少年时

一起玩耍的伙伴,喜爱的林园,小舍,亭台,都消失了

这些突然闯进眼前的陌生,父母又徒增的许多白发与皱纹

都让我那么不适, 慌乱, 焦虑, 心痛, 不知所措

关山何处,一壶漂泊,秋夜渐凉

爱你的黄昏和另一个黄昏

牙痛,痛得想找人撒个娇,求安慰

视频的这一端,我使劲鼓着右边腮帮子

让嘴巴更歪一点,老妈老眼昏花,我怕她看不太真切

妹妹和老妈在视频的另一端,笑着抱成一团

说我好可怜,可是

你们能不笑得这么夸张吗,我都这样了

老妈是个医生,或许,她这辈子看到的生死

经历的苦难太多了, 世间的一切事儿, 在她眼里

仿佛都不是个什么事儿。我喜欢她遗传给我的乐观

和对万难的无所畏惧。她笑着对我说

俺家丫头,胖一点更漂亮,脸蛋光洁明亮,

好像十八岁

好吧,老妈,我承认,只要看着你,一直一直

在我的对面开心的笑着,什么样的痛

都不过是神马与浮云

本期配图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