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家电 >
【闲情】祥云:女诗人方阵
[发布时间:2017-12-13 12:54   点击数: ]

编者按: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一首许巍的歌,刷屏了多少人的理想生活。然而,生活难免重复,或单调枯燥,或充满压力。“诗和远方”本应是回归日常后,柴米油盐的美丽描绘,没有生活的历练,哪能体会“诗和远方”真正的价值。

如今,一群活跃的女诗人成为当下祥云文学的一抹亮色。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她们把诗种在心里,让心手相通,让目光清澈,让身体有温度。诠释着祥云本土的“诗和远方”,用清澈的眼眸、优美的文字描绘着理想生活。

今天,我们节选部分祥云女诗人的作品进行集中展示。她们有的是农民、自由职业者,有的是公职人员、孩童,这些诗或成熟,或稚嫩,但每一首诗都是自我的张扬,都是对生活的歌颂与思考。

在文学创作和阅读越来越趋向快餐化的今天,有人说“诗歌已死”。检阅今天的祥云女诗人方阵,我们庆幸,不必远行寻觅那“诗和远方的田野”,在身边、在祥云,诗的理想一直在悄悄成长……

1

祥云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杨丽芳

一条路的生命硬度

滇缅公路,穿过地狱之门的纤夫

把绳索深深地勒进历史的心窝

这个不被艰难的命运所击败的勇士

伸出几十年的风雨胳膊

带我走进一条输血的脐带

触摸着大地母亲疼痛的脉搏

擂动不休的战鼓自心底开始漫延

鼓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辽阔

仿佛是战场响亮的催征

回旋的凯歌

每一条沧桑的老路

都背负着生命的硬度

它们有权利穿越魔鬼严守的界线

穿过渺小的胜负和跨世的评说

超越严峻的逆境,以及历史的考验

让血肉的苦役告别心灵的严寒

让死亡,邪恶和仇恨的空间转暖

倔强的水稻,玉米,蘑菇沿途奔跑

带给祥云大地以生机,以花瓣

以果实,以文明的延伸

他们承载世界和平的装甲车勇往直前

废弃机场上冲锋的号角

走进六七月份的云南驿机场

一眼就能看到,那些白色的跳伞

他们选择在月亮升起的时候

把灵魂,交给无边的黑暗

把思想开成不灭的灯盏

月亮花,身穿白色裙裾

像极了吊孝的人们飘摇招魂的纬幡

他们紧紧地挨在一起。凭借

复杂的根部结构。扶正弯曲的脊梁

托起,冲锋的号角

把内心那股隐秘的力量

举上苍穹。把万家灯火揽在胸膛

用和平的方式剜除寄生于体内的顽疾

让魍魉魑魅无处可藏

历史,以一朵花的名义

嵌入一首象征意义的诗歌

今天或者明天,机场重复机场的平静

阳光的机舱载满二千米高的生活

2

祥云县城西社区完小教师:张丽娟

无 题

遗忘是牵挂的结束

等待是必然的离开

沉睡是清醒的抗议

征服是践踏的基础

眷恋是厌恶的开端

宽恕是全部的放弃

期待是无望的幻想

永逝是绝对的守候

旅途是回归的铺垫

狂欢是孤独的麻醉

冷漠是激情的代价

泪水是笑容的洗礼

沉默是呐喊的前奏

消失是长久的停留

太阳鸟

太阳死了

树怎么呼吸

树死了

鸟怎么停息

3

祥华中学教师:黎虹

午 安

有一条路,轻轻地铺着

甜美的午安,像湖心的

睡莲,谢了又开

岸边的白芦苇花

在阳光里浅浅地笑

是你给我 暖暖的午安

一段时光

把一段时光剪下来

作为书签

放在美丽的诗集里

我能够听见

每一行文字的心跳

蔚蓝的诗句

像风轻轻地摇着

风中盛开的梦

百合花的心情

低吟浅唱

紫色梦幻的歌谣

4

大学在校生:陈艳菲

飞鸟飞过

斜阳伴着灯管

眼前的书架里

仿佛一只鸟正飞过

把东方与西边

绘成了一条优美的弧线

我落日般的忧愁

就像惆怅的飞鸟

惆怅的飞鸟

飞成了我落日般的忧愁

惊 红

用画笔勾勒出的叶脉

沿着窥探处的池塘

在悄悄地进行着创作

一个绿色王国行进着

被霸占了的每一寸裸露池面

镶着些深深浅浅的碧绿做掩护

并不知道它们想做什么

只是不停地延伸扩大

耕耘着并茁壮着

接受晨露洗礼过的茎叶

被赋予了灵性般的清影

只等花期的到来

迎接那绽放的一刻

5

大理州大维肥业有限责任公司综合管理部副经理:常昕

七月的蟋蟀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

——引《诗经·唐风·蟋蟀》

七月的夜晚

一只蟋蟀的低鸣

微小细弱

在广场舞的吵闹

孩子们的叫喊

和汽车飞驰而过的轰鸣中

若有若无

如山间的清泉

从地下轻轻涌出

汇入城市的合唱

只有俯下身子

竖起耳朵

才能越过人群

捕捉到这来自诗三百篇

若断若续的信号

我们循着声音

向着花坛中的万年青

慢慢靠近

也许脚步过于沉重

惊扰了它

那声音突然消失

黑暗中,我们屏住呼吸

蹲下不动,一直过了很久

那声音再也没有响起

——而我的梦

却常常被这黑盔黑甲的昆虫

和它雄壮嘹亮的歌声

吸引到两千年前的星光下

在修车摊前

那时还是春天

天空一半湛蓝

一半是阴影

遮阳伞高举的云朵

盛开在坚硬的水泥地上

修车的四川师傅

翻出油迹斑斑的大扳手

围着一辆倒置的自行车

又是敲又是打

还按按铃铛

——铃声多清脆啊

惊动了树上的落花

那时还是春天

一群人围在摊前下棋

他们下得多专注啊

修车的师傅埋头修车

下棋的人只顾下棋

谁也没有注意到

一座蓝色的湖高悬头顶

破堤而出的渴望

——也不知是春天忘了他们

还是他们忘了春天

6

农民:崔学仙

绝 恋

白云羞涩深情

依偎在蓝天广阔的怀中

风与雨

柔情万缕

唱出唯美诗意的牵手

听那高山流水的欢呼

抚摸你心跳的节奏

无论多苦

无论多久

我在红尘中等候

等候思念把你的心染透

我在红尘中等候

等候诗与画美丽的邂逅

思 念

深深的,我在思念你

正如这雨天潮湿的空气

没有华丽的外衣

只为能默默滋润你的呼吸

深深的,我在思念你

正如山涧潺潺的小溪

绵延着清澈

流入大海的怀抱里

深深的,我在思念你

正如我的心事

腼腆中带着含蓄

把你的名字悄悄藏在心底

7

农民:汤丽美

曾经的你 现在的我

世界因你而绽放精彩

我的世界因你而充满希望

因为你,我爱上这陌生的城市

因为你,我做了无悔的选择

在现实和梦想之间

曾经的你让我成就现在的我

红土地上朴素的歌者

长发飘飘

长发齐腰

只为你飘

用洗发香波时

会联想到我们的爱情甜如蜜

用护发素时

会联想到我们要牢牢守住这份爱

戴上皇冠

全心全意打造爱的国都

无论贫穷富贵

我都愿意

陪着你同甘共苦

陪着你浪迹天涯

陪你看日出日落

陪你数星星

长发飘飘长发飘飘

只为相守到老

8

祥云四中教师:雷萍

电影院往事

光影交织的电影院

可乐爆米花盛装出场

你说,我以后拙劣的演出

是你,余生唯一的一部

私人订制的影片

还是习惯

悲剧哭泣,喜剧傻笑

习惯用电影里的故事

敷衍自己的心情

而我们的故事 注定

一个在影片外

一个在影片里

蒹葭的风度

自从诗经赐我古典的姓氏

我便安心在那片水域 摇曳生姿

把青葱熬成枯黄

把枯黄凝成沧桑

沧桑涅槃成希望

那里,有我永恒仰望的方向

我从不是一株绝色蒹葭

打捞不起行色匆匆的目光

只有在重章叠唱的辞章里

蒹葭的风度

才可芳华流转

9

自由职业者:叶子

安 静

从岁月的皱褶里跌落

时而轻轻,时而尘土飞扬

一路跋山涉水

一道道明媚的缺口

都终将会尘埃落定

缝了又补,补了又缝

旧时的伤,安静的像一块破布

多年以后

时光清澈像一面湖水

聆听季节凋零的声音

独自慢慢老去

流浪的耳朵

无法抵达的春暖花开

忽然想起,曾经有个

被你叫做冰蕊的女子

一万朵结冰的花蕊

在你诗行里翩翩起舞

那帧沉入深海底的书签

曾在你文字里复活

记不清从哪个时候开始

那些文字慢慢冷却

心事渐渐泛黄

所有关于你的一切,杳无音讯

仿佛记忆已经缺失

多年以后

你是否会突然想起

远方曾有个梦雪的女子

踏着厚厚的孤独

在独自凝望

多年以后

你是否会突然想起

深秋的山行中

一株恋爱的植物

一个安静的偏旁

以及你曾经深爱的蓝趾甲

在欢畅的小溪中

悄无声息地丢失

多年以后呵

也许你早就忘了

一面陌生的小镜子

一次轻轻地转身

以及孤单这个词

10

《祥云文化》杂志社编辑:张美华

云南驿

云南驿的历史渐去渐远

几乎与马帮一起消逝

现在这里生长着的

除了庄稼、桑葚

和林立的楼房

就是勤劳善良的人民

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

有过行色匆匆的马锅头

有过打尖暂住的抗法名将

有过高鼻子蓝眼睛的飞虎队员

有过赫赫有名的李钱两大家族

有过风靡一时的华美餐厅

云南驿不再是驿站

古道的主人成了传奇

云南驿,饮马石上的亮光

唯有清风白云

捎来远方的消息

天空下的一抹蓝

挺拔的身躯还要生长

高昂的头颅极力向上

这一切的努力都只为一个目标

亲近蓝天的蓝

请来化妆师给自己涂色

最好是和蓝天同一个色系

不知是装扮太浓

抑或蓝天的色泽无法复制

蓝花楹顶着蓝得发紫的花朵

在阳光下流淌

11

祥云县城西社区完小二年级学生:

陈远秋

听麻雀开会

傍晚过清红路,我看见

一群麻雀在树上飞飞停停

高高低低的声音

连我们校长也听不懂

它们在说些什么呀

选班长还是文艺委员

如果我们在班上这么乱

早被老师赶出校门

边看边听麻雀开会

我告诉爸爸妈妈奶奶

我要做个不乱讲话的好少年

宝宝,别哭

我像是在告诉自己

用蛋糕奶油喂

墙上的乖宝宝

做错的事太大了

我边喂边说——

宝宝,别哭

天上下雨了

小心嘴角的蛋糕

来源:大理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