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家电 >
【最美女诗人】◆马玉霞
[发布时间:2017-12-15 12:11   点击数: ]

马玉霞,江苏阜宁人,盐城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报刊。

行走呼伦贝尔【原创】

◎进入草原

从一朵云上降落,梦羽尚未收拢,你大野芳菲的拥抱,迷失了我的方向。

时间多么恩慈,丢开我走远,任我沉浮于连绵起伏的草海。

一只鹰在上空扑扇着矫健的翅膀,要几次重生才能飞出你的辽阔?

敖包,虔诚垒砌的神殿。一块石一份虔诚。当你走完三圈,合掌闭目,心愿就碰到了神的嘴唇。五色经幡在空中飘扬,召唤着远方的牧人。

洁白的毡房,草原上盛开的大白蘑。白蘑里走出慈祥的阿妈,端着清香的奶茶。

莫尔格勒河,九曲十八弯,流淌着岁月最初的洁净,是草原母亲百转千回的眷恋。山坡上的牛羊,安祥地啃食着时光。

一曲牧歌湛蓝了天空的眼睛,几朵云坐在山头,倾听马头琴的忧郁。

河岸的羊群开始流动,引领我迎着风的方向走。在草原上,我是一群羊放牧的人。

◎白桦林

进入深处,发光的词汇已暗淡,我紧闭双唇,而狭小的胸中有大河奔涌。

紧紧靠着一棵桦树,定恍惚之神。在你的荫影里,我小心安放一颗俗世尘心。

满身的疤痕,仿佛一次次劫难的伤口,在岁月里闭合。睁开的,已是洞悉世事的眼睛,直视着世间的幽暗?

仰视你的伟岸,我一点点低下来,直至贴近脚下的一粒黑土。

湛蓝的天空下,你正洁白地上升,高擎盛夏的爱情。

寂静中,我等待秋天,来收捡你落下的叶片,听着阳光流动彩色的声音,在每片叶上写下诗句。

一场大雪终会降临,那时,我就以一片雪花的洁净,轻轻落在你干净的枝头。

◎呼伦湖,草原上的一颗明珠

第一眼,看见天边的云朵,仿佛你并不存在。

不断涌来的波浪,打湿我的脚踝,示意我低下来,倾听一朵浪花诉说那个遥远的动人传说……。

一泓清泉,漫开万顷碧波。草原的女儿啊,你托起一颗明珠,擎举一泊明亮的湖。

一只天鹅掠过天空,向另一个湖泊飞去……。

达赉诺尔,烟波浩渺的辽阔,只取你秀丽的一滴,我便满心澄明。湖面吹来的风,悄然打开我内心驿动的漪光,去追逐渐渐远去的帆影。

夕阳暖照着湖畔,低头饮水的马匹,是草原上静止的神。拴马桩在静静思忆,永远的大汗。牛羊悠然,徜徉于静谧温暖的时光。

鸥鸟起落的红顶小木屋,走进一个人的身影。

◎敖鲁古雅原始部落

隐于森林,原始的守望,鄂温克最后的狩猎者。

几经迁徙辗转,从西伯利亚到敖鲁古雅,故乡,被一次次回望。

一条幽静的小木道,通往古老而神密的时空……。

几座散落的“撮罗子”——树条支起的圆锥体屋舍,炊烟袅袅,安放着简朴的日子。一群驯鹿踩响林中的寂静。这些温顺的北极圈生物,猎民们忠诚的伴侣,四季守望着大兴安岭的蓝天,搬运不紧不慢的时光。

这支弱小的民族,内心装着强大的上帝,虔诚的守护自己的信仰和尊严。

“母鹿之歌”,穿透人性的绝唱,消弥了原始的野蛮,唤来善良之光。小兽飞鸟侧耳倾听,各自安好。

女人的指尖上流动艺术的灵光,精致的桦皮制品是她们的一个个玲珑梦。

悬挂的兽皮画,是浓缩的生活足迹,驯鹿的脊背永远扛着一拨一拨的岁月。

生息于自然,骨血里的诗意在星空下起舞,篝火照亮酣醉的脸膛,一阵狂笑,手中的诗稿化为灰烬。

夜晚的琴声,滴落月亮的眼泪,故乡的鹿铃声在谁的心中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