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家电 >
加拿大女诗人洛尔娜•克罗齐
[发布时间:2017-12-19 16:20   点击数: ]

加拿大女诗人洛尔娜•克罗齐(Lorna Crozier)

1948年生于加拿大萨斯卡川省的激流城。现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创作系主任。她的首部诗集《天空深处》(Inside the Sky)出版于1976年,至今共出版17部诗集,其中《鹰的发明》(Inventing the Hawk)荣获1992年加拿大最高文学奖总督奖,此外她还获得过加拿大作家协会奖等多种荣誉。她在诗中深入探索了家庭关系、女性身份、属灵生活、爱与性等主题,被称为加拿大诗歌的标志人物之一。玛格丽特·劳伦斯曾称她为“值得我们感恩的那种诗人”,而《加拿大书评》则称她为“英语世界最具原创性的现役诗人”。她的作品被译成多种语言,多次参加在除南极洲之外的各大洲的诗歌节、文学节。2009年克罗齐入选加拿大皇家学院。她还持有加拿大公民最高荣誉国家勋章。

离开的方式

[加拿大] 洛尔娜·克罗齐

我对罗马记忆最深的是

我们在通往卡拉卡拉温泉浴的

小路上看到的

那个中年妇女,

她坐在雨中

两腿向前伸开,

一只胳臂倚着手提箱,

头上戴着一个塑料头巾。

一辆小车停下来,一个男子

从车里伸出头,用意大利语对她

说了什么。她看也没朝他看一眼,

只是摇摇头,不,不,他后面的车子

使劲儿按着喇叭,他就开走了。

她看上去人挺不错,挺让人尊敬,

挺中产阶级。我不明白

她无法忍受而要逃离的

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还有什么比在下着大雨的

大街上更糟的。

过了一个街道,

我们回头看,又看见那辆小车,

那男人摇下车窗,

这次那女人可是大喊出来的,不!

我们看着都笑了,

当时并不知道我们两个三年以后

也会分手,一样地荒唐,

在另一个国家,

一样是在雨中。

WAYS OF LEAVING

What I remember best about Rome

is the middle-aged woman

we saw on the path near

the Baths of Caracalla,

sitting in the rain

with her legs straight out,

one elbow leaning on a suitcase,

a plastic kerchief on her head.

A car stopped and a man

leaned out the window, said something

in Italian. She wouldn’t look at him,

just shook her head, no, no, the cars

honking behind him and he pulled away.

She looked solid and respectable,

middle-class. I wondered

what kind of life

she was walking out of,

what was worse than these streets,

this pouring rain.

A block past,

we looked back, saw the car again,

the man rolling down his window,

the woman shouting now, No!

We smiled at that,

not knowing then we would leave each other

just as absurdly, three years later,

in a different country,

in the rain.

海报

这个10月,鼓浪屿将成为名副其实的“诗歌之岛”。10月21日,由凤凰网、鼓浪屿管委会、厦门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凤凰文化、凤凰厦门承办的“2016凤凰•鼓浪屿诗歌节”将在鼓浪屿盛大开幕。这是鼓浪屿第一次举办专业性的国际诗歌节。诗歌节旨在以诗歌为载体,促成一次东西方、两岸三地之间的文化交流。

诗歌节期间将举办一系列的诗歌论坛、采风、诗歌朗诵会、跨界音乐会等活动。届时,舒婷、北岛、郑愁予、余秀华、水田宗子、维雅•库普里扬诺夫、胡安•卡洛斯•梅斯特等海内外近百位诗人、周云蓬、钟立风、蒋山等跨界艺术家等将齐聚鼓浪屿,在美丽的海岛上写诗、读诗、唱诗、听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