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体育 >
张斌:阿姆斯特朗的贱民余生 内心失落无法掩饰
[发布时间:2017-07-31 13:15   点击数: ]

张斌:阿姆斯特朗的贱民余生 内心失落无法掩饰

如今的阿姆斯特朗形象也有所改变

  环法完赛,弗鲁姆五年四霸,抱着儿子登上巴黎花街旁的领奖台,胸中豪气顿生,未来五年还要年年参赛,争取成为环法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人。自从阿姆斯特朗的名字被从冠军名册中抹除之后,环法夺冠纪录不过五次而已,弗鲁姆拥有成为新传奇的无限可能。

  阿 姆斯特朗神像的崩溃令职业公路自行车运动蒙尘,对其的痛恨之情一度排天倒海,一个一直扮演勇士的骗子最终被人嘲笑为“贱民”,似乎永世难得翻身。但每逢环 法车轮滚滚的夏日来临,这个“贱民”的名字还会跳跃而出,美国人焦虑地意识到,“贱民”之后,如今的环法征途上仅仅有三名美国车手,最终排名连前四十名都 无法进入,因此造成的环法在美国市场的落寞在所难免。

  贱 民也得活下去,阿姆斯特朗从去年开始便悄然出现在一些公路自行车的小赛事中,与朋友们一道疏散一下筋骨,瞅准机会给慈善事业尽些小心意,联邦政府与之对决 的那桩号称1亿美元赔偿的诉讼好像也没有彻底将昔日的勇士完全击倒。今年环法,阿姆斯特朗与挚友一道在iTunes商店中搞了一档播客节目,取名《赛段》 ,每天一期,总结前一日比赛,最后再展望一番。挚友在奥斯丁电台网络工作,正好可以在话筒前带一带贱民张口说话。

  没 有机会听贱民高论,但从照片上看,阿姆斯特朗头发已然花白,不再延续车手的短发风格,卷曲的法式居然平添了几分帅气,完全可以贴上时下流行的“大叔”标 签,甚至是“帅大叔”。据说,《赛段》播客挺成功,毕竟是阿姆斯特朗在点评嘛,关切者心中都会轻声地问上一句——“阿姆斯特朗真的会好起来吗?”这个太难 了吧,甚至很多人会直接在心里又一次将其打入十八层地狱,骗子,一个惊天大骗子,一个贱民,余生理应暗无天日的。

  2015 年,阿姆斯特朗接受BBC访问,自称过往15年的职业生涯“悔恨不已并不可饶恕”,采访中他自然不敢公开祈求宽恕,“每个人都想被宽恕,很多非常坏非常坏 的人也想被宽恕,但他们终生难逃惩罚,永不被宽恕,我属于这样的人。”痛恨阿姆斯特朗的人们一向认为,这个骗子从未真心忏悔过,他不过是痛惜于为什么是自 己被抓到了。

  成 为全球知名的“贱民”之后,阿姆斯特朗是如何面对每一个日子的,人们并不关心,只盼着他能接受进一步的惩罚。恐怕谁也没有想到,“贱民”的日子里,阿姆斯 特朗曾经居然丧失了对于自行车运动的热爱,在“勇士”的日子里,除了自行车还是自行车。千夫所指的日子过了数年之后,阿姆斯特朗的内心起伏跌宕,只有到了 今年的夏天,他小心翼翼地告诉公众,“我慢慢找回了对于自行车的热爱。”阿姆斯特朗不敢高声语,生怕会加深人们对于他的痛恨,端坐在话筒前,只是将眼中所 见的赛事做平实的点评,车轮碾压过的每一米路段似乎都无比熟悉,他希望自己小小的播客节目可以传递资讯,可以教人骑行,可以分享经验。

  曾 经的运动象征和励志英雄如今只能栖身在自我铸造的声音空间里,其内心的失落与愁苦根本无法掩饰,在接受CNN访问时,阿姆斯特朗直言,“一个没有了平台的 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大家可以选择不听我的声音,但我是我自己的老板,没有人会告诉我,一定要做些什么。”也许你对于《赛段》本无兴趣,但如果有机 会可以去看看播客的评论和留言,宽恕与冷漠参杂其间,那些刺耳扎心的话,阿姆斯特朗也可以选择不去听,那也是他的自由。贱民的日子不会好过,因为所有代价 都需要用余生去承担,欺世的代价便是如此。

  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张斌》